主页 > 区域 >

特朗普执政一周年扭转美内外政策

2018-01-19 09:00 作者:cft来源:经济参考报点击量:
       1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执政满一年,美国的内外政策都出现不少巨大的变化。这些变化将对未来美国的经济产生影响。

签署税收改革方案

自去年就任总统后,无论是对内还是对外政策,特朗普都在试图翻转奥巴马时期的政策。

在对内政策的改变方面,特朗普签署了美国30年来规模最大的税收改革方案。根据法案,将从2018年1月起将企业税率从35%大幅调降到21%,个人税也将获得减免。大幅降低企业税、给普通家庭减税意在提振美国经济。高盛预计,今明两年减税将令美国经济增速提高0.3个百分点。但从长期来看,减税对美国经济的刺激作用微乎其微。据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的预算模型,2018年至2027年间,减税对经济提振幅度为年均0.06到0.12个百分点。此外,几乎所有分析都认为此次减税显著偏袒企业和富人阶层,将进一步扩大美国的贫富差距。

2017年特朗普就任后,他力推的首件大事,就是废除奥巴马引以为傲的《平价医疗法》,即所谓的奥巴马医改法。虽然废除奥巴马医改法在共和党内已经形成共识,是大势所趋。然而,与税改命运不同的是,特朗普无法拿出哪怕是令共和党人满意的医改方案。几轮投票下来,新版医改法仍无法通过,处于搁浅状态。

美国巨大的政府债务和财政赤字在特朗普执政期间没有任何改善。而税改也被认为会在未来10年将联邦政府赤字再增加1.5万亿美元,目前美国联邦政府负债已经高达20万亿美元。这也是特朗普医改方案难以获得认可的一个重要原因。

特朗普上台后,华尔街最关注的莫过于金融管制是否会放松,金融人士更是对沃尔克法则议论纷纷。这方面虽然没有取得实质进展,但是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正讨论逆转沃尔克法则,以兑现特朗普放松金融监管的承诺。

在各界期待的大规模基建投资等政策方面,在特朗普执政第一年没有出现实质性的推进,将在2018年提上议事日程。据路透社报道,特朗普政府正在对基建计划做准备,有可能在1月30日国情咨文发布时透露一部分概要。计划可能会提出,联邦政府在未来十年中出资2000亿美元,地方政府和民间资本出资1.35万亿美元。

打出“美国优先”旗号

在对外经济政策方面,特朗普打着“美国优先”的旗号,处处为美国争取利益。在贸易政策方面,特朗普政府在过去一年中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重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并重启了一系列尘封已久的贸易保护政策工具,如“301调查”“232调查”等。

上任伊始,他就提出永久退出奥巴马时期力推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并表示将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

特朗普签署退出TPP总统令后,美国新任白宫发言人Sean Spicer 在媒体发布会上表示,此举“标志着美国贸易政策的新时代到来了。”他表示,未来美国将致力于与全球经济伙伴构造“双边贸易关系”。

特朗普认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导致美国企业将生产基地迁至劳动力低廉的墨西哥,导致美国产业出现空心化,因此提出重新谈判这一协定。首轮谈判于2017年8月开始,到目前为止,已经进行了五轮谈判。第五轮重点围绕修改汽车原产地规则及增加协定5年自动失效的“日落条款”等内容展开,但未取得进展。1月23-28日将在加拿大的蒙特利尔举行第六轮谈判。

2017年6月,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将终止巴黎气候协议的所有条款。他表示巴黎气候协议是伤害美国的范本,需要一个对美国人民公平的协议。在宣布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的时候,特朗普还表示,美国或许会协商新的气候协定,但前提是必须“对美国公平”。最近,特朗普又提及这一立场,表示自己对气候协定本身并无异议,但是协议的签署过程对美国不公。

政策效应有待时间检验

特朗普刚刚执政满一周年,很多政策的效应现在还难以显现,究竟对美国经济有什么影响,现在还很难准确预料,不过在外界看来,比较一致的一点是美国似乎已不再是以往世人眼中的美国。

特朗普的“美国优先”给人印象尤其深刻。一些分析认为,“美国优先”是“特朗普优先”的一个变体,它将美国的国家利益从属于一种唯我论的世界观,这种世界观极不适合处理美国面临的各种复杂挑战。美国对外的强硬立场,在使其丧失盟友。

法国《费加罗报》称,特朗普正在极大加速美国的衰落,葬送美国的领导地位。同上世纪30年代相反,美国向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的转向难有追随,美国现在是越来越孤立。

分析认为,在一系列对美国的长期繁荣和安全至关重要的问题上,他的世界观可能最终把美国置于末位,而不是优先位置上。

比如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的这一决定就受到多国领导人的指责。分析人士担心美国就此失去在国际气候变化框架中的领导权,加剧全球碳排放和气候变暖,指责特朗普为经济让步牺牲环保。

从经济方面看,一年来,美国经济继续运行在增长的轨道上,经济乐观情绪上升。美国在过去一年实现了三次加息,并出现连续两个季度经济增长高于3%,失业率从上任前的4.8%降至4.1%。美国股市也仍处于上升轨道之中。但美国主流经济学家普遍认为,过去一年美国经济的良好表现得益于多重内外因素,而特朗普政府的一系列决策有可能损害美国中长期经济增长前景。此外,无论是重谈贸易协定、发起贸易救济调查,还是其他国家的反制措施,都会带来多重效应。多边贸易体制被破坏、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将在中长期影响企业投资决策。

美国宏观分析公司经济展望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伯纳德·鲍莫尔说:“在特朗普上台前新增就业和企业资本开支就在增加。要判断他的行为对经济的推动作用还为时尚早。”

不过,1月17日,苹果公司宣布将在未来五年内给美国经济带来3500亿美元贡献,新增2万个就业岗位,并在美国建立一个新园区。该公司还表示,预计海外回流美国的资金将需要缴纳380亿美元的税收,这似乎对谷歌、亚马逊等硅谷巨头树立了标杆。此外,一些调查还显示,美国企业乐观情绪上升,有在2018年增加资本开支的意愿。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