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展览 > 人物专访 >

专访毕马威澳大利亚中国业务处合伙人支巧玲

2017-07-03 13:09 作者:赵爱玲来源:中国对外贸易杂志社点击量:
中澳总理会谈中,双方同意将深入推进中方“一带一路”倡议与澳“北部大开发”计划以及两国创新战略对接合作,积极拓展能源资源、基础设施、农牧业和科技创新等领域合作。李克强总理在出席中澳经贸合作论坛的演讲中提到,“双方的合作不仅要‘骑在羊背上’、‘站在矿山上’,还要‘坐在高铁上’”,这预示着未来中企赴澳投资将迎来诸多变化。面对变化,中企的机遇何在?本刊记者为此专访了毕马威澳大利亚中国业务处合伙人支巧玲。
 
澳投资计划很诱人
 
中国对外贸易:前不久,澳大利亚提出500亿澳元的基础设施投资计划,涉及铁路、公路、机场等项目,澳“北部大开发”计划与500亿澳元的基建计划是相互独立还是有重合?中国企业在装备、工程建设等方面有优势,双方深入合作具有广阔前景。就您了解的情况看,这对中企意味着怎样的机遇?您对欲参与的中企有何建议?
 
支巧玲:澳大利亚提出500亿澳元的基础设施投资计划和澳“北部大开发”计划是迄今为止最为诱人的投资计划。亚洲经济的快速发展,给澳洲北部带来很多的发展机会,澳大利亚政府看到了这一点,提出了“北部强则澳洲强(A strong North means a strong Nation)”的口号。“北部大开发”计划是澳大利亚500亿澳元基础基础设施投资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最初投资50亿澳元,占整个投资计划的1/10,近期又追加了12亿澳元。“北部大开发”计划是对澳大利亚北部的开发和投资,也专注于吸引投资者和为投资者服务,除了道路交通和水利设施上的投资和开发,还包括对简化当地法规,推动渔业贸易,打通活牛运输渠道等多个与中国投资者相关的投资举措。
 
我认为很多中企在基建领域的制造和研发具备很强的实力,但是给发达国家的印象却是低质低价。某些企业虽然具备不逊色于甚至超过一些发达国家企业的承包以及设备实力,但真正成功的投标案例较少。其中一部分原因在于:所在国基建投标由政府主导,而政府人员缺乏对中企实力的了解,同时中企在发达国家成功案例较少,因此更令他们感觉有不确定性。我认为鉴于独立投标的失败案例,中企在澳参与基建投标最好与当地企业合作投标,在相对保守和谨慎的基建市场,与当地基金或企业联合投标的方式将增加胜算。另外,在谈判中,将自身的强项能够用所在国接受的方式讲出来很重要,比如,中企强调劳动力的成本低廉,这在中国境内是优势,但在澳洲很难被看成是优势。
 
中国对外贸易:中澳之间正进行全方位、多领域的合作,这些合作未来还会加强。您认为结合此次李克强总理出访成果,未来中澳投资合作将向哪些领域延伸?
 
支巧玲:李克强总理出访澳洲期间,由澳大利亚中国工商业委员会和中国贸促会联合主办的中澳经贸合作论坛,企业参与的热情非常高,可以说一票难求。中澳之间一直在倡导自由贸易,并且签有自贸协定,其中澳洲在牛肉、保健品、红酒等的对华出口额巨幅扩大,甚至带动了两国在农业领域的合作,但更多是单向的。李克强总理在出席中澳经贸合作论坛的演讲中提到,“中国连续8年是澳第一大贸易伙伴,双边贸易额占澳对外贸易总额1/4以上。中国消费升级步伐加快,对高品质农牧产品需求日益旺盛,愿与澳方扩大农产品贸易,为澳冰鲜牛羊肉等优质产品输华提供便利。同时,中国的鸡肉在国际市场上也很有竞争力,希望澳大利亚餐桌上能有越来越多来自中国的鸡肉。”,说明今后中国将扩大对澳洲的进口;在旅游方面,去年中国公民首站赴澳旅游近120万人次,中国成为澳最大旅游收入来源国。我认为未来还有上升空间,今年是“中澳旅游年”,总理访问成果清单中有一项: “双方同意以2017‘中澳旅游年’为契机,举办系列推介活动,进一步促进人文交流、鼓励人员往来”,总理在中澳经贸合作论坛上也提到,“不用担心中国游客把澳大利亚的酒店住满”,说明今后中方也将推动中国游客赴澳旅游。
 
中国对外贸易:截至目前,中企在澳洲并购呈现怎样的特点?是否受到去年年底以来国内限制政策的影响?您认为未来将呈怎样的趋势?
 
支巧玲:
2014年之前,中企参与并购往往把控股权看得很重,2014年之后,中企采用越来越灵活的方式,很多成功案例显示中企只要作为重要投资人就可以,这样无疑将降低并购后的风险,也体现了中企并购采用了更灵活的战略;第二个特点是,民企及新成立的基金参与并购的比率快速上升,这与中企参与澳洲投资的多元化相关。2015年后,中企对澳企并购转向保健品和商业地产,而参与并购的大多是私企和基金同上市公司的联合;第三个特点是,中方参与并购的项目执行人很多有在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国际投行及律所工作或海外留学的背景,他们更善于以外国人能够理解的方式进行有效沟通,与最初参与国际并购的国企项目负责人形成鲜明对比。
去年年底以来,中企赴澳并购的确受到国内政策的影响,比如所需提交的文件更多,资金的交付方面等等,但我认为中企海外投资的上升趋势不会改变,2010年之前是“made in China”( 中国制造 ),2010年之后是“owned by China”( 中国拥有 )。
 
2014年是中企赴澳投资的分水岭

 
中国对外贸易:目前中企在澳洲投资主要分布在哪些产业?另外从地域分布范围来看,情况怎样?
 
支巧玲:2014年是中企对澳投资的分水岭。2014年之前中企对澳投资集中在矿产、能源领域,2014年开始渐趋多元。2013年之前矿产、能源行业投资最高时曾占比80%左右,2014年房地产投资占比46%,与此同时,基础设施及休闲娱乐行业的投资占比也逐渐提高,比如招商集团及山东岚桥参与基建投资,大连万达参与电影院线投资等。
 
从投资地域情况看,中企赴澳投资的地域与投资所涉及行业紧密相关。2014年之前因为投资集中在矿业、能源领域,所以投资地也集中在资源丰富的西澳和昆士兰州(两州相加占比最高时占60-65%),其次是新南威尔士州。2014年由于房地产的投资新潮变成新南威尔士州占比72%,昆士兰州占比10%左右。中企赴澳投资的另一个显著的变化是投资人身份的变化:2013年之前以国企为主,比如从投资金额比例来看,2013年国企投资占89%,2014年国企投资下降到34%,民企占比达66%。
 
中国对外贸易:能否谈谈中企在澳投资面临的主要问题?针对这些问题您的建议是什么?

支巧玲:中企赴澳投资跟风明显。比如2014、2015年投资房地产,2015年至今是保健品,其弊端是在投资过程中形成中企与中企之间的竞争。我认为中企在投资时应有更长远的规划,这样有利于把握投资的最佳时机,避免同门撞车竞价风险。另外,企业应善于听取在投资所在国聘请的专业团队的意见。

合作伙伴